Warning: include_once(includes/admin/class-wpdb-admin.php)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:\www\jLLsr.com\wp-content\plugins\wp-database-backup\wp-database-backup.php on line 86

Warning: include_once(): Failed opening 'includes/admin/class-wpdb-admin.php' for inclusion (include_path='.;C:\php\pear') in D:\www\jLLsr.com\wp-content\plugins\wp-database-backup\wp-database-backup.php on line 86
楼兰诅咒:暴君狠宠我 第234章 露出破绽 | 威尼斯人博彩官网app_澳门新威尼斯人网址-澳门威尼斯人备用网址

楼兰诅咒:暴君狠宠我 第234章 露出破绽

  赫连祈知道今晚王兄会有行动,带着九尾大喇嘛一起进宫帮忙,跟青龙等人埋伏在仙居殿外。

  赫连峙的软轿落在仙居殿门外,赵常德陪在王上身边,紧张的深呼吸一口气,掀开帘子,让王上落轿。

  “王上,已经到仙居殿了。”

  赫连峙坐在轿子里,听到赵常德的声音,原本在闭目眼神的他,此刻张开了如鹰般漆黑明亮的眼睛,走下软轿,立在仙居殿正门前,冷眼看着门匾上的那三个大字“仙居殿”!

  “参见大祭司,王上已经到门外了。”一名宫女慌张的跑来。

  “已经到了吗?你们还不快去准备茶点,快去呀!”扎娜听到王上来了,心里又紧张,又憧憬着跟王上怎样相处。

  “是。”宫女们也开始张罗起来,难得王上能来仙居殿一趟。

  赫连峙一步步的往里走,赵常德在身后尾随着,还没踏入花厅,就已经见到扎娜在门外等候她了。

  赫连峙一阵讥笑,看来她还真的是赶着去送死呀?

  “参见王上。”扎娜一脸温柔娇媚,将岑雪的神态尽数模仿,希望王上能喜欢如今的她。

  赫连峙走到她跟前,看着她模仿着岑雪的神态,浑身的不自在,岑雪的美,岂能是她能模仿得了的?只会让自己更讨人厌!

  “起来吧,今日都给孤准备了什么佳肴?”赫连峙硬着头皮上前将她扶起来,但视线一直都不曾正眼的瞧她一眼。

  扎娜被王上亲自扶起来,心里可是美得很,跟随在王上的身边一同进入花厅,还边说着今晚为他准备的美食。

  赫连峙坐在上位,对她说的话根本就听不进去,他只是在四周打量着这仙居殿,自从卡琳娜离开后,他就再也没有踏进一步了,看看现在的仙居殿,在扎娜住进来后,还是有些许变化的。

  “王上,您在听臣妾说话吗?”扎娜看着王上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,上前在他身边轻声的问道。

  她现在是林岑雪,是个柔情似水的女人,所以在各个方面她都要尽显温柔,自然说话也要柔声细水。

  赫连峙被她一喊,心思立刻被拉回了现实,看着她妩媚娇艳的站在他身边,赫连峙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带着质疑的眼神问:“你到底是扎娜,还是岑雪?”

  扎娜心里一怔,看来王上这几日都没有来找她,是因为在他的心里,既不能确定她是扎娜还是那死去的贱人?

  不过他有质疑就是件好事,最怕他会不相信自己,那自己这些功夫可就白费了。

  扎娜将温柔的一面尽数表现出来,那女儿家的媚态也挂在脸上,羞涩的一笑:“峙,你说我是谁,我就是谁?”

  “你虽然长相是黒木扎娜,但是从你的一言一行中,你根本就不像是她,更像是孤的王后,但王后已经过世……”赫连峙眉头蹙起,似乎在痛惜岑雪的离开。

  他那悲伤的俊脸近在咫尺,让黑木扎娜看到他如此的一面,心底不知是何等滋味,倘若有一天王上能为自己的离开而忧伤心疼,就算让她死一万次,她都心甘情愿,只为得到王上的怜爱……

  “这个问题,不能由我来回答你,需要王上用心去感受。”扎娜将自己的手掌印在王上的心口,感受着他的心跳,也让她的心跳加速,血液沸腾起来。

  她从来没有如此将心比心的与王上紧靠在一起,想不到她真的会有今天,这让她的心几乎兴奋得窒息。

  赫连峙看着她那丑陋的脸颊,点点头,他会用心去感受去分辨的,正是因为他用心了,所以今晚,她别想再有一条生路!

  “参见王上,晚膳已经准备好了。”宫女适时的打断了他们的交谈。

  “嗯,怎么今晚不是你亲自下厨的吗?”赫连峙故作疑惑的问。

  “王上,这个自然是臣妾亲自下厨的,您可别忘了,臣妾看到厨艺可不差的哦。”她好像在刻意的提醒着他,当初她也亲手为他做过一桌美食。

  赫连峙看着她微笑的颊,脑海中浮现出那会岑雪为自己辛苦做出了一顿佳肴,虽然都的很简单的菜色,但那是他吃过最美味的东西,这辈子,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味道,那是属于岑雪的味道……

  “好,走吧,孤已经很久没尝过你亲自烧的菜了。”赫连峙起身,熟悉的往偏厅走去。

  扎娜时刻都在注视着王上看自己的表情,虽然算不上是感情丰厚,但好在他已经不再排斥自己,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!

  赫连峙走进偏厅,桌上摆放着不下十道菜的佳肴,要是她是真正的岑雪,绝对不会准备那么多道菜,因为岑雪从来就不会浪费,最多也就四五道菜,绝对不会像她那么铺张浪费。

  尽管她会扑捉岑雪的神态,但是这些细微的小细节,她却没有注意到,此时的她正在心里欢呼自己已经取得他的信任,其实从一开始,她就已经被他看穿了。

  他与岑雪如此深厚的感情,对岑雪的任何细微的环节他赫连峙都了如指掌,想要用这样荒谬的方法来蒙骗他,她也太小看他赫连峙了。

  “峙,你看看,这些都是我为你准备的,忙乎了我一个下午呢。”扎娜上前大胆的搂住他的手臂,一副邀功的娇样。

  “原来都是你准备的呀,怪不得闻着会那么香,坐下来陪孤一起用膳吧。”赫连峙撇了一眼窗外的天色,离亥时还有些时候,他得拖住这个女人才行。

  扎娜甜甜的一笑,陪着他坐下,将一大块鱼肉夹进他的碗里,期待的说:“峙,你尝尝这个翡翠鱼,是我刚刚学会的哦,你快试试好不好吃?”

  赫连峙来之前已经吃下了柯瑟大夫给他的解毒灵丹,不管她在菜里放了什么,他都不用担心。

  如她所愿,赫连峙将她夹进碗里的鱼肉尝了尝,虽然这鱼肉的味道很鲜美,但这并不是岑雪的味道。

  “还不错,肉质鲜美,比起你以前做的菜,这次是大有进步呀!”赫连峙皮笑心不笑的看着她,就这味道上,她已经露出破绽了。

  这些华而不实的菜肴,岑雪根本就做不出来,不经意的摇摇头,让他对黒木扎娜高看了。

  “峙,你怎么了,为什么摇头,难道不好吃吗?”扎娜的视线可从来没有离开过他,看到他摇头,这可让她不解了。

  明明又说好吃,可又摇头?

  “傻瓜,孤没事,你做的很好吃,只是空有佳肴而无美酒,难道你不觉得遗憾吗?”赫连峙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她,喝酒还能拖延时间,分散她的注意力。

  “这个臣妾早就有准备了!”扎娜眼角一眯,拍拍手,让宫女去取来美酒。

  只要是王上想要的,她扎娜就一定就能办得到,只是一坛美酒而已,这个再简单不过 。

  宫女端着两瓶美酒到桌前,为王上斟上一杯,赫连峙爽快的喝下,自然也不会放过她,两人一边闲聊,一边喝酒,让时间一点点的过去。

  扎娜喝了不少,今晚她好开心,自进宫以来,王上还是头一次跟她单独一起进膳,第一次跟她谈心聊天,说了那么多话,尤其是王上那一口一句小傻瓜,这亲昵的称呼,让她整个人都陶醉了。

  她日思夜想,为的就是能得到王上的欢心,得到王上的爱,可是她同时也知道,只要林岑雪不死,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得到王上,所以她才会下狠手,将那个女人烧死在冷宫。

  原本一切都会随着那场大火而结束,但令她想不到事情又发生了,王上竟然冲破了她的控制,恢复了神智,因而更加的疏远自己,对那个女人的死而怀疑自己。

  林岑雪……她恨那个女人,就算死了,她也还霸占着王上的爱,这不公平,不公平!

  脸颊酡红,眼前的王上今晚是为她黒木扎娜而来的,尽管她现在扮演着那个贱女人的角色,但是她已经不在乎了,只要能得到王上的爱,就算让她杀尽天下人,她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。

  “雪儿,你喝醉了……”赫连峙看着她有些涣散的眼神,料定她已经在酒精的作用下,卸下了那一身的防备。

  “我没有醉,我还能陪你喝,我还可以的……”扎娜醉眼迷离,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王上,意乱情迷的靠了上去。

  赫连峙单手抱住她,看着窗外的天色,时辰应该是快到了,不过看她现在的状况,正是他下手的最好时机!

  “你醉了,孤扶你去休息吧?”赫连峙的心已经越来越沉不住气了,只要他现在拿出赤龙镇魂钉,马上就能为岑雪报仇了。

  扎娜无比享受的靠在他怀里,这个胸膛,是她梦寐以求的,今日终于能一一实现了。

  赫连峙扶着她起身,离开偏厅向她的房间走去,扎娜当然是没有醉得不省人事,王上的一举一动她都清楚得很,她就是想要王上送她回房间,这样她才能有机会魅惑王上今夜留在这里。

  一脚踢开门,将她扶进去,赫连峙第一次来她的房间,墙上挂着几张他看不懂是何物的画像,除此之外,也没什么特别的。

  “峙,人家没醉……”扎娜抬起惺眸看着拥住自己的男人,长得真俊,那刚毅俊朗的五官线条,还有那散出而出的男子气概,这正是她喜欢的男人。

  “你醉了,别闹,好好休息。”赫连峙不理会她,将她放在床上,自己也坐在床边低头看着她。

  扎娜脸颊殷红,这是喝酒后的酒精作用,芊芊玉手拉住床边的赫连峙,今晚她不许他离开,就是要他留下来陪自己。

  “峙,你不要走,陪我……”那哀求的口吻和楚楚可怜的眼神,一切都是模仿着岑雪的神态,今晚她一定要成为王上的女人。

  赫连峙看着躺在床上的扎娜,虽然这样的她跟岑雪的确是有几分相像,但是他的岑雪如今正静静的躺在冰库中的水晶棺里,那零落的尸骨,让她死后连肉身都没有,他心爱的女人,为何会死的如此凄惨?

  这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个女人所赐,这个蛇蝎般心狠手辣的女人!

  越是这样想,赫连峙对她的恨意就越浓厚,身下的扎娜见他脸上毫无表情,只是一双鹰眼紧紧的看着自己,她在捕捉着王上的心思,相信王上现在肯定是在犹豫自己的身份?

  “峙,我是雪儿,我是你的雪儿,难道你还有所怀疑吗?”扎娜伸手将手掌贴在他的脸颊,让彼此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。

  “雪儿……”

  赫连峙轻声的呼喊着,这个名字,深深的刻在他的心底,今生他赫连峙唯一爱过的女人,唯一亏欠的女人……

  扎娜的心在激动着,兴奋着,王上没有将她推开,她更是大胆的坐了起来,将头依偎进他的怀里,闻着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。

  这是王上身上散发出来的龙延香,这淡淡的阳刚之气,深深的令她陶醉,自第一次见到王上之后,她的心里,眼里,脑子里,全部都是他的身影,她知道自己中毒了,中了一种叫“爱”的毒药。

  这种毒药无药可解,只能凭借自己本身来化解,结果如何,全得靠自己去争取!

  赫连峙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,很好,她已经上钩了,看来他不需要等到柯瑟大夫的雷鸣响起,便可以将镇魂钉钉入她的胸口!

  “峙,我好想你,你可知我有多么孤单寂寞,若不是大祭司将我的魂魄招回来,我根本就没有机会能与你再续前缘。”扎娜埋着头,为了使王上更相信自己,她不得不编造一个故事。

  “你真的是岑雪吗?”赫连峙还是重复着这个问题问她。

  扎娜从他怀里起来,与他正视着,眼中尽显柔情:“你看着我,为何只是换了一具身子,你就完全不认识我了呢?刚才用膳的时候,我就能感觉得到你对我的生疏,我不怪你,因为这具身子让你书院我,我能理解,但是请你相信我,我真的是雪儿,真的是你在宴会上将我带走的那个雪儿……”

  她的一字一句都深深的映射入赫连峙的心底,雪儿……

  说到这个名字,他的心就在滴血,他的雪儿在哪里,在哪里,是在天上吗?不过无论在哪里,都不可能是眼前的她!

  赫连峙可谓演技一流,轻轻叹了口气,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:“雪儿,你可知孤有多么想念你吗?”

  “我知道,所以我回来了!”扎娜迫不及待的回答着。

  赫连峙让她躺回床上,倾身上前俯下身子,亲啄了下她的额:“雪儿,孤的雪儿……”

  扎娜期待着下一步,期待着王上的宠幸,缓缓紧闭上双眼,感受着王上的触碰,她等这一刻,已经等了好久好久了,今晚终于能圆了她这个愿望。

  “峙……”

  赫连峙一只手在她的身躯上抚摸着,薄唇亲吻着她的脸颊,但绝对不会触碰到她的唇,另一只手正从身上悄悄的取出了赤龙镇魂钉,准备找准时机,用力的钉在她的胸口,刺入她的心脏!

  扎娜整个人已经飘飘然了,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此刻正在逼近自己,她享受着王上的抚摸和亲吻,完全的陶醉了。

  赫连峙如鹰的黑眸一直在观察她,看来她的防备已经完全解除了,现在正是他下手的最好时机!

  右手稳稳的握住镇魂钉,这镇魂钉有如女子的发簪相当的长度,只要他全力的刺入,绝对可以将她的心脏刺破。

  “雪儿,孤好爱好爱你,这辈子都无法承受没有你的痛苦……”赫连峙使出最后的杀手锏,让身下的黑木扎娜听了这话,倍加感动。

  细吻轻轻的在她的鼻间点了一下,下一步就应该是嘴唇了,扎娜满心期待着与王上唇瓣相贴的那种感觉,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。

  赫连峙眸光乍现,此时不下手,更待何时?

  右手高举起,看准了她的心房处,全力的将镇魂钉刺入她的心口,顿时鲜血四溅,这原本那暧昧四溢的场面,瞬间转换成人间地狱。

  “啊……”扎娜一声惨叫,她的梦破碎了,原本一心期待着王上的亲吻,想不到下一刻换来的,是锥心蚀骨的巨疼!

  赫连峙翻身下床,冷眼的看着床上瞪大双眼的黒木扎娜:“妖女,这赤龙镇魂钉的滋味如何?”

  “峙……你……”扎娜手摁住鲜血涌出的伤口,看着伤口上那根被鲜血染红的利器,竟然是赤龙镇魂钉?

  “轰隆……轰隆……”正在这时,原本晴朗的夜空中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雷鸣声,让黑木扎娜再次惊恐的瞪向赫连峙。

  “你……你竟然……”剧烈的疼痛让她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,没想到王上竟然用如此狠毒的手段来对付自己。

  赫连峙高大的身形立在床前,看着伤口一直在流血的她,这点惩罚,根本还算不上什么,等她死后,他还要让她尝尝被剥皮抽筋的滋味!

  “为何,为何你不相信我?”扎娜强忍着剧痛下了床榻,踉跄的跌坐在地上。

  赫连峙看着今日狼狈的她,也算是解了一口气,看在她今日要死的份上,就告诉她:“你以为你的把戏能瞒得了孤吗?王后是你陷害的,冷宫的火是你放的,你还在冷宫下了结咒,让岑雪无法离开冷宫,活活的被烧死!之后你还不甘心,又在熏香里动手脚,不过这早就被柯瑟大夫看穿了,之后你还不死心,假用魂魄附体的馊主意来迷惑误导孤,可惜你就算是想要假扮雪儿,也是破绽百出!”

  “不……不是我做的,不是我!”扎娜临死都不肯承认。

  腥红的鲜血流了一地,苍白的脸颊仍旧痴情的看着他,但那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让她万分惊恐,她们黒木家的人,对雷声尤其惧怕,现在的她,似乎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快要停止跳动了。

  赫连峙站在她的鲜血当中,面孔如地狱的阎罗,好似随时都可以要了她的性命!

  “黒木扎娜,孤好意想要收纳你作为我楼兰国尊贵的大祭司,可是你都做了些什么?今晚,就是你的死期,是你为王后赎罪的日子!”赫连峙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一层层的杀意,眼眸泛着红光,拔出了腰间的宝剑指向她。

  锋利的宝剑此时就离她半寸之距,扎娜看着那泛着白光的锋利宝剑,心中的防线一下塔了下来,她努力的做了那么多,到头来,换来的只有心爱的男人用宝剑指向自己?

  轰隆……

  一阵雷鸣闪电而起,好像是老天爷在天上看到了这一幕,将房中的烛火瞬间熄灭,窗外那轰鸣的雷鸣闪电夹杂而来,将房中的一幕若隐若现的照映着。

  赫连峙眼神中的杀气已经蔓延到他的全身,在这雷鸣交错的夜晚,他要亲手为岑雪和孩子报仇!

  “黒木扎娜,你去死吧!”赫连峙高吼一声,将宝剑向前刺去。

  此时的黑木扎娜已经流血过多,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,看到那锋利的宝剑向自己刺来,她只能眼睁睁的等待着死亡。

  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说时迟那时快,在利剑即将要刺入扎娜的身躯时,门窗竟然被人从外面强行的闯了进来,还引发了好几颗烟雾弹,让房中现在是一片浑沌,根本就看不清楚。

  赫连峙直觉这肯定有诈,高呼道:“有刺客!”

  青龙带着一千名侍卫包围着仙居殿,根本没有察觉到另外一批人隐藏在其中。

  房中全是一片迷雾,但赫连峙那么一喊,在外边伺候的宫女太监也有所警觉到,纷纷也大喊起来:“快来人啊,有刺客!”

  赫连峙灵敏的听觉透过宫女们的喊声已经已经将方向辨别出来了,他多次朝黑木扎娜刚才颠倒的位置刺去,但都只是扑了个空而已。

  赫连峙忙从迷雾的房中冲出花厅,视线逐渐恢复了一些,看到地毯上的血迹,看来她已经离开了仙居殿。

  仙居殿外,青龙带着侍卫在外埋伏了一个时辰,依旧没有半点动静,夜空中的雷鸣依旧,不知王上此时下手了没有。

  “快来人啊,有刺客!”正在青龙焦虑之际,两名太监突然跑出了仙居殿大喊了起来。

  “刺客?”青龙这下糊涂了,他们一直埋伏在外,根本没有看到有其他人在呀?

  “师兄,王上可能出事了!”白虎听到呼喊声,急忙的上前,他们不能在继续埋伏在这,理应冲进去才对。

  青龙看向白虎一眼,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,黑木扎娜根本就没有出现,这会不会是个圈套?

  “你去通知朱雀和玄武,让他们不要轻举乱动,我带一队人冲进去看看情况!”说罢,青龙带着一百名侍卫从假山后冲了出去。

  赫连峙看着地毯上的血迹,还没有走出花厅,这血迹就没有了,仙居殿这会已经乱透了,青龙带着一百名侍卫正在这时也冲了进来,看到里面一片迷雾,看来真是出事了。

  “王上,属下救驾来迟。”青龙见到王上完好无损的,还好没出事。

  “那个妖女有同党在宫里,刚才她被孤用赤龙镇魂钉重伤了,现在肯定跑不远,一定还在宫里的角落里,你带人离开去搜查!”赫连峙想不到她竟然还有帮手,来人的身手不凡。

  “遵旨,属下这就去办!”

  青龙调集了宫里的侍卫,在宫中进行地毯式的搜索,每一个地方都不能错过,务必要将那个女人找出来。

  永寿宫中,柯瑟和九尾一起合力开坛,原本他们也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的,可刚才朱雀带人来搜查的时候,他们才知道仙居殿那边失手了,黒木扎娜被人救走了。

  虽然很不甘心,但他们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。

  一直在一旁看着他们一起合力请雷神的赫连祈,听到这爆炸性的消息后,心里可不能踏实了,让那个妖女跑了,那自己现在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?

  “九尾大师,这会那个妖女跑了,在没找到她以前,本王希望你能继续留在府上,如何?”赫连祈是想留他在府中保护自己。

  “王爷放心,九尾既然答应了王爷的要求,就一定会做到的。”九尾之前和赫连祈达成了共识,若不是这样,他也不会将他的至宝赤龙镇魂钉献出来了。

  倘若这次杀不了黑木扎娜,等她恢复生气后,她一定会回来向他们报复的,这就是帕葺雅的宗旨,黒木家的宗旨,有仇必报!

  赫连峙在仙居殿到处察看,到底她们是从哪里神秘的将黒木扎娜带走的,一直埋伏在外的青龙等人,根本就没有看到她出来,除了两个小太监出来喊人,就根本没有人出来过?

  这太匪夷所思了,难道是有什么秘洞不成?

  青龙四人带着侍卫在宫里仔细的搜查,里里外外,大小宫殿都机会翻了一遍,一整夜下来,还是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。

  赫连峙一夜没睡,在仙居殿中来来回回的走动着,听带青龙的汇报后,他心里升起了一股熊熊的怒火,竟然找了一夜都没有找到半点蛛丝马迹,这太可恨了!

  青龙他们四人的办事能力他绝对不会怀疑,他们一定有将宫里都找过,可是就是没有找到她的下落,难道那个人还会飞不成吗?

  “王上,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找?”青龙看着王上那铁青的脸色,试探性的问。

  “如今城门已经关闭,她们想出城是不可能的,除非他们真的会飞,这几日除了宫里,宫外也要找,发布悬赏通缉令,势必要抓回来,就算是个死人,也要把尸首给孤找回来!”赫连峙一日没有亲眼见到她在自己面前死去,他一刻的心无法安宁,岑雪的亡灵也不会得到安息。

  “遵旨,属下这几立刻去办。”青龙点头,立刻按照王上的吩咐,命人即可画下画像,在都城里悬赏通缉黒木扎娜。

  赫连峙的手心握得紧紧的,黒木扎娜……想到昨夜只差那么一点点,就那么一点点便可以将她一剑刺死,可是现在,唉……

  回到昨晚的事发地,地上那干涸的血迹还残留在地面上,赫连峙故意不让人清理的,就是故意让这些血迹留在地上,不过看着她一脸苍白的模样,昨夜肯定失血过多,就算他那剂重伤没有立刻要了她的命,但看着地上的鲜血,她也一定活不了多长时间了。

  城外……

  “忍着点,我现在为你处理这伤口,还好你的心脏位置比较偏,若是正常人的话,赫连峙的这一手下来,你就已经毙命了,哪还有命等着我去救你!”一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女子正在为受伤的黒木扎娜包扎伤口。

  由于伤势太重,鲜血一直往外流,少女花了好长时间,才能把伤口的鲜血止住,不过扎娜因大量失血,现在已经是半昏迷状态了。

  费了好一番力气,才将她的伤口包扎妥当,不过她自己这一身夜行衣,早已经染满了她的鲜血。

  昨晚,女子在千钧一发之际,将身受重伤的黒木扎娜救走,之所以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,是因为她是从地底下而来的!

  女子名叫黒木紫,也是黒木家的人,在赫连祈切断给帕葺雅供应粮食后,她就已经猜测到,黑木扎娜在王宫中出事了,所以带着一些族人悄悄乔装进城,他们不能在楼兰国光明正大的出现,只好一直躲在暗处,并且在离宫外不远的地方,挖掘了一条进宫的密道!

  在成功将黒木扎娜救到手后,黒木紫带着黒木扎娜从密道迅速离开,避过所有人的耳目,离开了王宫,趁着消息还没有走漏之际,已经离开了楼兰都城。

  她们现在不能回帕葺雅,赫连峙现在视扎娜为眼中钉,是杀他妻儿的凶手,一旦知道她逃回了帕葺雅,一定会发兵攻打,虽然她们黒木家能暂时抵挡得了片刻,但是楼兰有柯瑟和圣月教,她们黒木家也占不到半点上风。

  “布朗,快马加鞭往天晔国的方向去。”女子掀开车辆,吩咐着马车外赶车的男子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男子闷闷的应了一声。

  再回到马车里,女子看着浑身的血的黒木扎娜,无奈的摇摇头,不明白她为何要这么做,之前跟赫连祈谈好的条件她临时变卦,现在又弄出这么多事端,难道就是想得到一个男人?

  不值得呀,太不值得了……

  王宫中,赫连峙气得差点就要拔剑杀人了,找了那么久,竟然一点线索都没有?

  明明一个身受重伤的人,不可能会在那样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王宫,不可能的啊?

  赫连峙就是想不通,这让他惭愧的连冰库都不敢去了,他不敢面对岑雪,明明仇人当时就在眼前,要不是他下手慢了,黑木扎娜兴趣这会早就死在他跟前了。

  “王上,王上,找到线索了……”赵常德气喘喘的跑进御书房。

  赫连峙听着赵常德的话,心中大喜,难道是黒木扎娜的尸体找到了?

  “王……王上,侍卫刚才又在仙居殿仔细的搜索了一遍,在仙居殿后院的草丛中捡到了那根镇魂钉。”赵常德将线索仔细的说着。

  赫连峙眉头一蹙,发现了镇魂钉,却没有发现尸体?那个妖女竟然把镇魂钉给拔了出来?

  赫连峙像阵风似的,迅速的向仙居殿赶去,他的直觉告诉他,那个妖女一定是从仙居殿秘密离开的,在仙居殿一定有通道。

  单羽舞之前根本不知道他们昨晚有那样的心动,午时听宇文拓回家提起,这会也风风火火的赶进宫来,她也好奇,那个妖女怎么可能就凭空消失了呢?

  “羽舞,你都怀有身孕了,还来这干嘛?”在仙居殿门外,赫连峙正好与单羽舞碰上。

  “多谢王上的关心,不过既然我夫君都同意我进宫来,王上您就留着你的心思去对付那个妖女吧!”不管怎样,单羽舞对赫连峙的脸色始终带着一丝讽刺的味道。

  “随便你……”赫连峙现在的确没有精神去顾忌其他人,现在在他的心里,他关心的只有岑雪,只有复仇!

  后院的院子里,青龙此时正带着侍卫在进行地毯式的搜索,既然那根镇魂钉在这出现,黒木扎娜就一定是从这里离开的,不过昨夜他们的人一直在外面埋伏着,根本没有见到她出去,相信这后院一定内有乾坤。

  赫连峙急匆匆的赶来,青龙献上那根被鲜血染红的镇魂钉,并指出是在草丛发现的。

  “赵常德,命人去找只狗来。”赫连峙看着盘中的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赤龙镇魂钉,脑子里突发奇想的想到一个办法。

  “是,老奴这就是办。”赵常德在心底想了想,立刻便也有了眉目。

  单羽舞跟在赫连峙身后走来,上前看到那满是鲜血像发簪的东西,以为这是那个妖女的发簪呢。

  “怎么样,找到了吗?”拉了拉青龙的衣角,对这件事情,她可是很关心的。

  “少夫人,暂时还没有。”青龙礼貌的回道。

  “汪汪汪……”话音才落下一会,便看到宇文拓和贺龙走来,贺龙手里还牵着一只狼犬。

  “拓,你们怎么牵着一只狗来呀?”单羽舞主动往宇文拓靠去,不明白他们这是想要做什么。

  宇文拓看她又自己一个人进宫来,脸上蒙上了一层不满之色的责备她:“你怎么一个人进宫来,怎么不让环儿陪你,你现在身怀有孕,不比从前呀!”

  单羽舞尴尬的轻笑着,他说的话是有道理,但是她心里惦记着黒木扎娜的事情,所以就匆忙的刚来了。

  赫连峙看了他们俩一眼,没打断他们秀恩爱,给青龙一个眼色,让他即可着手去办。

  青龙接到王上的意思,将那根带有黒木扎娜血迹的镇魂钉拿到狼犬跟前,让它仔细的嗅一嗅,记住这个气味。

  一身黑色皮毛的狼犬仔细的嗅了嗅跟前这镇魂钉散发出来的气味后,便开始一步步的往前走去,开始在地上仔细的低头嗅地上的气味。

  单羽舞看着那狼犬的模样,好像扎找什么东西,顿时就明白他们为何要牵一只狼犬来了,原来是想这狼犬找到黒木扎娜的下落。

  侍卫们也纷纷停止了搜索,站在一边等待着看看这狼犬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。

  狼犬的嗅觉很灵敏,在后院仔细的寻找着刚才那气味,所有人都在一边静静的等候着,相信它一定不会令大家失望的。

  赫连峙的视线盯着正在寻找线索的狼犬,突然,狼犬的脚步停了下来,在草丛的一个角落“汪汪”的叫吼起来。

  赫连峙眼角一眯,看来狼犬是发现线索了,青龙走到狼犬身边,用力的蹬了几下脚下的这片草丛,发觉这片草丛的土质比较松,看来这下面肯定有文章?

  “王上,看来得挖开这片草坪才能知道下面是否有乾坤?”青龙上前说道。

  “嗯,让几名侍卫现在就动手挖开。”赫连峙一刻都等不下去了,他今天一定要把黒木扎娜的去向揪出来。

  得到王上的允诺,青龙立刻命侍卫去找来工具,准备将那片草坪挖开。

  宇文拓扶着单羽舞后退几步,她现在是孕妇,什么都得小心,多次叮嘱她站在一边,不许太靠前,以防意外。

  “拓,你觉得黒木扎娜那个妖女会是从这里离开的吗?”赫连峙一直冷酷的站在一边,几名侍卫已经动手开始挖掘,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了。

  宇文拓并没有参与昨晚的行动,不过今日听到青龙他们提起,相信那个妖女一定有帮手藏匿在宫中,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,一定有蹊跷。

  “以臣之建,这草坪之下,很有可能是一条通道!”宇文拓细想之下后,说出自己的见解。

  赫连峙也觉得他的话说的有理,在他的眼皮下都能逃走,这仙居殿一定有一条不为人知的秘密通道。

  “这下面是空的!”这时,一个侍卫一铲子挖下去,将上面的这层草皮彻底的挖开,露出了一个大洞。

  赫连峙和宇文拓立刻上前查看,单羽舞也不敢示弱,一并跟着凑上前的看看虚实。

  果然,有一个足够容纳两个人的大洞,青龙命侍卫下去察看一番,但赫连峙在上面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亲自跳下去察看一回。

  “王上,小心,把火折子带上。”赵常德担忧的喊着,将刚拿到手里的火折子扔给王上。

  “青龙,你们一起跟下去看看。”单羽舞不放心,让王上跟几名侍卫下去,这可怎么使得。

  纵使自己有多恨他,埋怨他,但万一他在下面出了什么事,她怎么向远在无极山的岑雪交代呀。

  青龙立刻跟着下去,下面的面积很大,这令人根本无法想象得到。

  宇文拓拥住单羽舞在上面等着,真没想到在仙居殿的后院草坪下,竟然会有一条地道,看来她们早就有准备了。

  赫连峙手拿着一个火折子,前面有两名侍卫探路,这地道貌似很长,应该挖了不少时日,不过怎么一直都没有发觉呢?

  “王上,小心头顶。”前面探路的侍卫谨慎的提醒着。

  “嗯。”赫连峙一直跟在身后,在他身后便是青龙。

  赫连峙的火折子不时的往地面上寻找着,眼尖的他看到地上偶尔有残留下的血迹,看来黒木扎娜等人的确是从这里逃走的。

  一行人大约走了半柱香的时间,走到了地道的尽头,前面的两名侍卫用力的往外顶开上面的障碍物,跃身向上离开地道。

  赫连峙站在在地道的另外一端,很明显,这里已经不是王宫内了,看看四周围,这里竟然是一户民居,不过侍卫在屋里到处找了找,已经空无一人了。

  “王上,不用找了,她们一定在昨夜就已经潜逃离开了都城,这会怕早已经离开都城很远很远了,就算我们现在出兵去追,也追不上了。”青龙在屋里发现了地面上的打量血迹和带血的绷带,这应该都是黒木扎娜留下来的。

  赫连峙心底的怒意在看到遗留下来的血迹和绷带几乎要爆发,好不容易才逮到这个机会,没想到却功亏一篑,黒木扎娜……

  “青龙,你对此事有何看法?”赫连峙铁青着一张阴暗的脸,现在谁要是做错了一丁点事情,肯定会死得很惨。

  “王上,一定是帕葺雅的人干的,他们一定事先就住在这里,挖了一条通往仙居殿的通道,也许在更早前这条通道就形成了。”青龙不敢夸大,也不敢有所隐瞒,只是简单的说出自己的看法。

  对于这些,赫连峙也很赞成,没想到他千算王算,就是算漏了这一点,不过现在黒木扎娜跑了,岑雪的仇要怎么办?找谁来报这仇?

  “该死的黒木扎娜,青龙你给孤听着,派十名暗卫出城,务必要将黒木扎娜的容身之地给孤找出来,那个女人,一定要亲手死在孤的手里!”赫连峙怎么都不会放过他,就算是要与整个伊斯顿大陆为敌,他都不会放过她。

  “青龙遵旨,一定会将黒木扎娜找出来!”青龙双手抱拳单膝跪下,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。

  仙居殿中,宇文拓等人一直在等待着他们,已经快一炷香的时间了,为什么他们去了那么久还没有回来,让单羽舞有些沉不住了。

  “拓,要不要在派人下去看看,我有些担心呀,下面会不会有黒木家的人设下的圈套陷阱什么的?万一真的有,那他们岂不是很危险?”单羽舞拽着宇文拓的衣角,一脸的焦急。

  “没事的,再等等。”宇文拓对他们倒是很有信心,相信他们万一真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一定也能应付得了。

  赵常德在洞口来来回回的走着,他也不放心王上,都去了那么久了,怎么还没回来呢?

  “你们都在这做什么?”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,大家都纷纷朝声音的来源看去,原来是柯瑟大夫。

  单羽舞立刻松开宇文拓,跑到柯瑟身边扶着他往洞口走去:“我们在这发现了一个地道的入口,王上亲自下去察看,这都已经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了,到现在都还没回来,我们担心会不会出事了?”

  柯瑟走进洞口,往洞口瞟了几眼,心想着,这帕葺雅的人也算厉害,竟然能在王宫里挖一条地道而丝毫没有惊动到任何人。

  “不碍事的,王上一定是沿着地道往前行了,如果老夫没估计错误的话,这地道一定是通往宫外的,只有这样,黒木扎娜才能全身而退,避过那么多人的眼睛。”昨晚他虽然没有在仙居殿埋伏,不过当时的情形青龙说了一遍,倘若不是有这地道的话,她根本就逃不出昨夜的埋伏。

  唉……

  单羽舞重重的叹了口气,昨晚的事情她一无所知,一大早听到风声就往宫里赶来,没想到让那个女人逃跑了,真是不值得!

  柯瑟拉着单羽舞离开洞口,这不是孕妇该来的地方,她现在就应该好好安胎,可不能再参与这些事情,万一动了胎气可不好了。

  “这么说来,王上现在应该是已经到宫外了?”宇文拓刚才就大胆的想到了。

  “嗯,应该是在宫外了,你们别担心,王上这么大个人了,能出什么事?”柯瑟可没他们这些年轻人大惊小怪,毕竟年纪大了,见的事情多了。

  “柯瑟大夫说的是,等等吧,王上指不定马上就回来了呢。”赵常德陪在王上身边十几年,对王上可是了如指掌,相信任何难题都难不了王上的。

  赫连峙一行人沿着地道再往回走,之前走了一次,地势已经熟悉了,回来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畏首畏尾,不到半柱香的时间,就能看到前面的亮光了。

  “王上回来了!”守在洞口外的侍卫喊道。

  “是吧,老夫都说过不会有事的。”柯瑟看着他们几人,带着一丝炫耀的口气。

  赫连峙首先从洞口出口,将火折子熄灭,赵常德立刻上前为王上整理衣物,下去一趟,不免沾上了一些尘土。

  “王上,您没事吧?”赵常德一边整理一边问,宇文拓等人也已经全部涌了过来。

  赫连峙拍拍自己身上的泥土,一张脸紧绷着,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“就算是将整个伊斯顿大陆翻过来,孤也要将黒木扎娜挖出来!”赫连峙的眼中聚满了杀意,这次算她走运,不过她被镇魂钉所伤,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。

  “王上息怒,黒木扎娜坏事做尽,老天爷一定会惩罚她的,这是迟早的问题,何况她受了重伤,一定活不了多久。”柯瑟看着王上眼中的杀意,想要化解他心中的仇恨。

  “那个女人,死一百次我都不会可怜她!”单羽舞对黒木扎娜恨之入骨,这次让她逃走了,心里非常不甘心。

  还好她受了重伤,不过她逃走了,一日没有听到她的死讯,她就不能将岑雪的事情说出来,以免宫里有那个女人的耳目。

  “这条通道是通往宫外的,为防夜长梦多,青龙,你派人将这通道封了!”赫连峙绝对不允许留下这条地道,就怕今后帕葺雅或者是其他人通过这条地道潜入宫中。

  “遵旨……”

  要说的都说了,赫连峙现在心情非常糟糕,留下身后的一群人,独自大步的离开,没能亲眼看着黒木扎娜死在自己的手里,这是他的失误。

  宇文拓最懂赫连峙的心思,看着他离开时那孤单的背影,无声的叹息着,岑雪的离开,对他来说,是这辈子都无法愈合的伤痛。

  单羽舞看着自己身边的丈夫,他的心思她也能看懂,不过那个秘密,她还是必须藏在心底,等确实了黒木扎娜的死讯,她才能将真相公诸于众。

  冰库中,赫连峙无颜面再面对岑雪,看着她那孤零零的残骸,回想着两人过去幸福的画面,他的心就在滴血。

  一滴滴的滑落……

  “雪儿,雪儿,孤对不起你,孤对不起你……”立在水晶棺旁,他此刻的心境任何人都无法体会,他的心好似被万剑穿心般的疼痛,正如宇文拓所想,这道伤口永远都无法愈合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